要么活着,还是自杀?


一位天才少年之死,引发的思考。

今天和一位朋友讨论到一些人性比较阴暗面的话题:自杀,对应的话题当然就是活着。

为什么人会选择自杀,又为什么会活着?这严格来说是一个比较严肃的哲学话题。众所周知,在我们的国家是不允许安乐死的,因为一个人的人身权法律上市规定不能放弃的,而自杀自我了结就是意味着放弃这个权利。

这里讨论到人为什么会想自杀,似乎每个人成长的过程中,都有某个阶段会想要自杀,或者没有勇气,或者有很多东西放不下,有的人放弃了,有的人却忠实了执行下去了,背离了具体的讨论环境,恐怕很难能客观的分析这个话题。因此,以下分析,基于一位史学天才少年林嘉文自杀以后留下的遗书,作为基本的大语境。聊一聊我关于自杀这个话题的理解。建议先点击以下链接了解。

天才少年之死

只有对生命,活着这件事过于认真的人,才会早早考虑到自杀这个命题。

一开始读完林同学遗书的时候,我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位同学应该年纪不大,果不其然才18岁就结束了自己的生命,留下的几本专业性非常强的著作,在一个被称之为天才少年的年纪。

在读完这位天才少年的遗书以后,我的第一个反应市觉得非常的惋惜,正如他在文中提到那些学校里面遭遇到的事情,很多事情我都和他感同身受,也曾对学校的教育失望和沮丧,也曾觉得可能人生就是这个样子,一眼看到头,难过的快要窒息的感觉。而这类人,往往是非常单纯而善良的却又极为敏感的存在,单纯善良是相信这个世界是美好,值得期待的,而又对外界的信息极为敏感,又不愿对人表达。慢慢的被这个世界阴暗的一方面,知道这个社会有病,但自己却无能为力而彻底抹平的棱角,觉得生无可恋,似乎自己一眼看到了生命的尽头,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对于历史的研究越深和对现实社会的无力感,在让他取得成就和自我满足的同时,让他仿佛看到了生命的尽头,其实那些给他的所谓荣耀根本就是无足轻重的东西,而他注重的只是自己生命的体验,可惜的没有足够的生活阅历和自己切身的体悟就误判了自己的人生,选择了另一条路。

在这就涉及到一个对他自杀这个行为的评价的问题,正如他遗书中而言,不应该对他的这个行为妄加论断,是的,我认为也是无可指摘的。就像一个人决定放弃为人的权利一样,我们应该尊重和反思,尤其是当一个天才最终陨落的时候,而不是冠以道德制高点的批判,也许活着的人,才如同在无间炼狱中一样的饱受痛苦,这也说不一定。

因此,他的遗书,在社会上引起轩然大波,舆论两面倒,一面是觉得支持,一面是反对。支持的人认为这是一场光荣,伟大对抗庸俗的胜利,反对的人认为这是一种教育的失败。实际上,我们认真的思考这个问题,如果说我们假定支持者的逻辑是正确的,那么恐怕会得到一个恐怖的结论,那就是支持更多的人为了自己最终的理想也好,信念也好,哪怕自杀,付出生命也是值得称赞的,因为我做到了,你们这些只敢想想,而不敢做到的事情,同时我还是天才少年。进而推导出,你们都错了,我才是对的。其实这个逻辑显然是有问题,如果这个逻辑正确,那么我们作为普通人难道非要通过自杀来证明什么光荣伟大的事情么,不对吧。因此,反对的人反而更理性,而我态度就是,拦不住了,尊重,但是绝对不值得赞美,鼓励。因为我认为18岁的他,并没有真正明白生命的本质,而早早的做出了一个让大多数人不能接受的选择。

什么?生命的本质?是啥?

人生也好,活着也好,生命也好,我认为的本质就只有一句话就是:整个生活,生命,人生的过程,就是一个不断和自己和解的过程。

不管你愿不愿意去承认,你都在经历这个过程,仿佛任何人都无法逃脱这个过程,就像小时候许愿的时候,都喜欢说要当xx主席,再大点就变成科学家,再大点,可能就是一个公司主管,可能最终就是一个普通的公司职员,而又有多少人能真正实现自己最初的梦想恐怕寥寥无几。而真正实现了这些梦想的人的最初的梦想,也许就只是简简单单做一份简单的工作,并没有那么多豪情壮志,是啊,人生就是这么荒谬,总是不遂人之愿。所以我认为,只有当一个人意识到人生就是一个其实就是一个和自己和解的过程的时候,才会真正理解生活,理解生活当中的种种不如意,明白自己能力之有限,而我们不过是历史长河中的一颗微不足道的颗粒的颗粒,随着历史的长河,随波逐流,时而走到了前面风光无限,但却很快就被世人所遗忘。留下在的贡献恐怕实在难为他人谈起吧。

除了没用的肉体自杀和精神逃避,第三种自杀的态度是坚持奋斗,对抗这世界的荒谬。——加缪

我非常喜欢法国哲学家,小说家加缪这句名言,点破了这个道理。世界是荒谬,荒谬体现在可能任何事情都按照某种规律在走,而人的努力在这些大趋势面前,显得微不足道。但是自杀和精神逃避没有用,活着的意义就在于坚持奋斗(自强不息),对抗这种人生的荒谬感,因为如果你是幸运,有可能最终会证明你是对的(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如果说你是不幸的,也不必为之难过,因为这是你对抗这个荒谬世界的方式,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人生的全部意义。

这也是我坚决反对自杀的原因,因为肉体自杀本来就没任何作用,而精神逃避,我认为无法逃避,当你再逃避一件事情的时候,可能正是你从另一个方面无比重视它的时候,因此只剩下第三种选择,坚持奋斗对抗这个荒谬的世界。其实在遗书中,看的出来,林同学,被社会家庭等等,绑架的太多,然后他好像对这样的情况彻底放弃了,就觉得看到人生的尽头而一切都没有意义了。而这件事情带给我的启发就在于:

我完全理解他的行为,只是我们后来的人,应该有能量做出得另外得选择,目的就是为了避免以后再出现这样的悲剧,毕竟谁也不愿意让自己得孩子重蹈他的覆辙,而是希望营造一个更好得社会氛围,他错了吗?我觉得没有,他只是说了一些自己真实得看法,如果说他有什么做的不好的地方,就是太过于洁癖,精神上或者生活中,这个世界本来就荒谬,污浊不堪得,我们这些人得努力,完全是为了以后我们孩子不要生活在这样垃圾得社会里面,避免这样得悲剧。

其实这位天才少年的陨落,是一个偶然,而好像又是一个必然,如果他不是那么对生活较真的人,又没有过早接触到一些历史上所谓的事实,而又取得如此大的成就,可能他也和芸芸众生一样的生活,但是没有那么多的假设,我说过了,世界本身就是非常荒谬的。我们觉得可惜,引起了共鸣,其实后面藏的是,他为了自己对抗这个荒谬的世界而真正努力了,只是最后他厌倦了,放弃了这场游戏,但我们大多数人确是敢于平庸的度过了自己的一生,而心中却总有一根羽毛在拨动。从这个角度上说,他的确做到了,大多数十七八岁人所不能做到的事情,这也早就了这个悲剧的发生。

其实这样的悲剧很多都发生在一些文学家,小说家,史学家身上,比较出名的比如说三岛由纪夫,太宰治这样一匹人身上,他们善良而又极为敏感,善于捕捉到人性的弱点和阴暗的地方却无力改变,最终选择了另一条道路。我并不赞成对这些行为妄加批判而是给予足够的尊重,毕竟放弃你的人身权,是你自己的选择,而我们在这个社会又被胁迫和绑架的太多太多。只是说当你在遇到一个内心善良而又敏感孩子的时候,记得要多关心一下他,给他点温暖,可能就会改变他的一生。

实际上我很早就对自杀,由我自己的思考:

大三那年,我休学,就是因为我觉得呆在学校没有意义了,后面写了一篇文章,表达了我内心的沮丧和失望,甚至是抑郁,对自杀的思考,后面,被辅导员看到了,她才帮我做通我父母的工作让我回去休学。我爹还以为是诈骗电话,把我们辅导骂了狗血淋头,我妈妈那段时间打电话给我,接起来就忍不住的哭,给我说,不希望我去做什么惊天动地的丰功伟绩,只要我好好的健康的活着,就可以了。接起电话就开始哭。其实我思考过自杀这个事情,但是我内心住着深处住着一个不可能会被打败的人,因为我不想,也不觉得我会彻头彻尾的时候,我就不会,因为读道德经,了解我们传统文化的哲学,价值观里面就植入了成功失败,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等观念,现在暂时的不如意,也许是为了明天的更好的成功。所以我压根就没想过什么自杀不自杀的问题,只是表达了我对学校教育的沮丧和失望,但是最终造成了这种误会,这样也好,我就回去休学了,现在回想起来,非常伤感,转眼之间,母亲就走在我前面,我和我爹就基本交流不多,但是我一定会好好的活着。不会轻言放弃生命,不会再让母亲挂心了。

实际上我认为没有什么好自杀的,而敢于自杀的人,往往是极度自私的,那就意味着把无尽的痛苦,留给你的家人,同学,朋友,所有爱你和爱过你的人,的确是挺怂胆小鬼。显然我并不是。所以在传统的佛教价值体系里面,自杀是重罪,要受多种酷刑才能重新投胎转世。活着的时候就好好修行,死后的事情,就交给死后吧。

好了,掰扯了那么多,无非不就是两个观点。

第一:人生来到死去的过程,就是一个不断和自己和解的过程。

第二:引用加缪的观点:除了没用的肉体自杀和精神逃避,第三种自杀的态度是坚持奋斗,对抗这世界的荒谬。

第三:在以后的生活中,遇到那些内心善良而极为敏感的孩子,记得多给他们一些关系和爱护。

野望 wechat
欢迎订阅我的个人微信公众号:yewang1993